<form id="f1h7d"></form>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卡車新聞 > 整車新聞 >

卡車人:物流路上的平凡英雄

“誰說對弈平凡的不算英雄。”陳奕迅的《孤勇者》不僅成了膾炙人口的“兒歌”,用來形容每天奔馳于中華大地上千百萬卡車司機的職業狀態也十分恰當。他們鮮少出現在聚光燈下,常常披星戴月孤身上路,無非就是要趕在約定時間將貨物安全交付,然而這一路甘苦自知卻不足為外人道。

沃爾沃卡車“加油,卡車人”系列走訪了威海市天泉源物流有限公司,與60后、70后、80后、90后的卡車人進行了一次深度對談,打開年代記憶,聆聽司機心聲,在助力中國物流成就今日之輝煌的同時,他們平凡的點滴值得點贊。

60年代:道路不易,他卻干了36年

威海市天泉源物流的曲大勝和王煒,都出生于60后,是卡車人隊伍里名副其實的“老司機”。其中更為年長的曲大勝從上世紀70年代入行算起,至今已經開了足足36年的車。“從小就坐在父親懷里把弄方向盤,高中畢業之后就自己開車了。” 曲大勝確實見證了卡車司機“給個縣長都不換”的光輝歲月:“那時候會開車是一門手藝,好找對象,也能養家糊口。”然而就在卡車人最吃香的九十年代,“油耗子”、“鬧油荒”仍是他的心酸往事。

在曲大勝的記憶里,九十年代的“油耗子”十分猖獗。“剛躺下的時候,聽外面‘吧嗒’一聲,起來一看,油箱蓋開了,油就沒了,你就眼瞅著他們開車跑了。”在那個互聯網科技還不發達的年代,司機除了自己提高警惕別無他法,為了保護油箱,他們只能守著油箱趴一宿,天冷的時候就裹條棉被御寒。

有時候防得了“油耗子”,卻躲不過鬧油荒。至今曲大勝回憶起油荒還是一臉無奈,“油不貴,但限量。每次只能加那么多,要想多加必須重新排隊。”最多的時候曲大勝開車繞著加油站開了12圈,才加滿油箱。“有時候加的油只夠到下一個服務站,那就只能到下一個服務站繼續加。”作為一直堅守在卡車人隊伍中的“老江湖”,曲大勝說卡車這個行業“不養老不養小”,而他自己卻從小一直干到了老。

 

卡車人:曲大勝

卡車人:曲大勝

 

卡車人:王煒

卡車人:王煒

70年代:擺正心態,干一行愛一行

對于大部分卡車人來說,開車是一份工作,付出的所有辛苦只是為了生活得更好一些。出生于70年代的李鵬,如今開車也已經20多年了,而當初之所以選擇開車,也僅僅是因為需要一份工作,“收入比一般工廠高,現在努力工作也是為將來養老有個保障。”雖然大家看到的是李鵬的諸多不易,實際上作為卡車司機的妻子付出的更多,她自己也要上班,還要照顧老人、孩子,處理家庭的各種社會關系。李鵬說妻子就是她的堅強后盾,有她在穩定大后方,自己的車才開得更踏實。

跟其他常年奔波路上的卡車司機一樣,李鵬覺得卡車司機的確是苦了一點,可是哪有輕松的行業,只是大家感受的苦處不同而已。“對我來說,有時候沒想它很辛苦,很多天沒回家都能接受,因為咱就是這種職業,你要習慣你干的這份職業,就要把心態擺正,你干這行就得愛這行。

說到跟以前的不同,李鵬最大的感觸就是現在的高速路網四通八達,去哪兒都很方便??ㄜ囈脖纫郧跋冗M了,非常省心。他對自己的沃爾沃卡車非常滿意,“開這個車不會擔心車會有毛病,走哪兒都很放心。”

 

卡車人:李鵬

卡車人:李鵬

80年代:小家大家,是愛更是擔當

在外界看來粗線條的卡車人,內心其實都藏著小夢想。80年出生的鄒本強小時候就是個小車迷。每次有卡車從身邊呼嘯而過時,羨慕之情就會油然而生。正是這種向往,成就了他卡車人的職場。

在鄒本強看來,卡車最重要的就是安全。開渣土車和掛車期間,鄒本強就親身經歷車輪陷坑車輛側翻、躲避著火車輛開下路基等交通意外,多虧他駕駛經驗豐富,反應敏捷才僥幸避免事故。相比以前,鄒本強說現在的司機輕松了很多,很多卡車都裝備了具有高科技的配置提升了行車的安全性,像沃爾沃卡車配備的車道偏離預警、防撞預警都能在必要的時候提醒司機。“安全氣囊可調節的舒適座椅,帶肘托,特別得勁。”鄒本強邊說邊演示著肘托的用法,滿臉的幸福感。他說沃爾沃卡車連車標都帶安全帶,自己心里有底,妻子也安心。

 

卡車人:鄒本強

卡車人:鄒本強

作為一名老用戶,鄒本強對沃爾沃卡車的售后服務由衷的點贊。有時候晚上去服務站,只要提前跟售后人員預約,無論多晚,都有服務人員等在那里,感覺就像回家一樣。

然而,對于同為80年出生的姜永雙而言,開車意味著可以到不同的地方解鎖不同的風景,說到卡車人的個中滋味,他一直堅持自己的觀點:“想掙這個錢就要付出這個辛苦。” 這種苦里也包括那些不確定性帶來的委屈。疫情期間,因為各地防疫政策不同, 去風險區送貨的卡車需要貨主跟相關部門報備,報備期間送貨的卡車和司機就被封在高速上等著。嚴重的時候車上都貼著封條,工作人員過來送點吃的,就簡單對付幾口。“有一次,大概兩三天就只能窩在車上吃零食。”

相比委屈,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鄒本強卻為自己疏忽了對孩子的照顧而深感虧欠。“女兒今年已經19歲了,小兒子4歲。老大初中時我就出來跑運輸了,每年只在孩子寒、暑假回去陪陪他們。”由于陪伴時間少,加上鄒本強本身性格內向,不善言辭,與孩子之間欠缺溝通交流,這導致了父女關系生疏,親而不近。盡管如此,鄒本強依然沒有想過放棄。他希望孩子眼中的父親,是對家庭有承擔,對社會有貢獻的榜樣。而這也正是千萬卡車人的心聲。

 

卡車人:姜永雙

卡車人:姜永雙

90年代:從500到21萬,跑出無悔青春

進入2000年之后,在一系列政策推動下,我國物流進入了創新驅動的、注重質量發展的重要階段,奮斗在物流運輸一線的卡車司機也進入了職業發展的新時期。

出生于90年的韓紅光經歷著這一切,從最初踏足行業新鮮感滿滿到日復一日歸于平淡,無休止的熬夜讓他對這個行業愛”恨”參半。“白天都在裝卸車,所以只能跑夜路,雖然兩個人輪班,但仍很辛苦。”盡管如此,較為優渥的報酬和職業滿足感讓韓紅光還是決定踏踏實實做好本職工作。

 

卡車人:韓紅光

卡車人:韓紅光

與“老大哥”們職業選擇路徑不同的是,另一位95小伙周廣潤與卡車的結緣是部隊做的“媒”。年少時夢想投身兵戎報效祖國,后來真的光榮入伍了,并與車打起來交到。“有了在部隊的歷練,我對各種車型都能輕松駕馭。”周廣潤自己也沒想到,開車成了他最擅長的事兒,駕駛經驗豐富技巧嫻熟,甚至還能自己動手修理些小故障。

如今周廣潤駕駛的那輛沃爾沃卡車的里程數已經超過了21萬公里,他得出了“越開越舒服”的結論:“基本上沒毛病,出勤率也很高。不管多大的坡都敢往下放,剎車也能踩住。” 從第一次跑臨沂500公里,到最長一次去新疆4000公里,周廣潤已經從毛頭小子成長為一名兼具扎實理論基礎和過硬技術實踐的“老司機”了。

 

卡車人:周廣潤

卡車人:周廣潤

雖然現在的路、車都比以前好了,但卡車人的日子仍充滿著酸甜苦樂。周廣潤說他也曾想過放棄,甚至嘗試過別的行業,最終又回來了。是無法適應新的行業,還是割舍不下的卡車情結,他自己也說不清,問他后悔上了這趟車嗎?他的回答反而更加堅定了當初的選擇。

被陽光親吻過的黝黑膚色,不善言辭卻樸實無華的性格,難修邊幅卻整潔的穿著…這些細節描摹出了千百萬中國卡車人的粗獷輪廓。正是他們的日夜兼程風雨無阻,在為家人撐起一片天的同時,也為中國正在崛起的大物流時代夯實基礎。他們平凡而不平庸,是經濟發展名副其實的幕后英雄。

閱讀量: 1164
意見反饋 返回頂部
丁香五月激情综合狠狠久久

<form id="f1h7d"></form>